来自Cara 护士的逆袭

回想4个月之前的日子,我还在国内规规矩矩地上班,疯疯癫癫地跟朋友聚会,为了避免被催婚偶尔才给家人打个视频电话……

    而现在的我,在辞去工作并申请了留学贷款之后,已经在纽约安稳地过了一季。

    这样的事实放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一切仿佛就像梦一场,梦醒了还得挣扎着起床去上班。

    但是此时此刻,窗外湛蓝的天空提醒着我,我已经脚踏实地站在美利坚的土地上。

 新年伊始,学校已然开学,所以尽管临近除夕,我还是无法陪家人过春节。

    2020年1月17日,弟弟带着一家人殷殷切切的关怀和嘱托送我去广州白云机场。

   在机场,我们以拥抱的方式含泪告别。这是我们姐弟俩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正式的拥抱,这么说听起来可能有点矫情,但是当时的心情真的难以言喻。

   诺大的机场,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等待他们的都是合家团圆的欢乐,而我却孤身一人踏上未知的旅途。

为了节省开支,我选择中转的航线,需要到肯尼亚转机,旅途全程长达45小时。这可能出乎你的意料,并不是所有的留学生都是经济富裕的,我就是个例外。两天两夜的旅程对于我一个鲜少出远门的人来说只能用折腾来形容了。

飞机降落肯尼迪机场将近早上6点半,我背着背包站在队伍中等待着过海关。

    眼看着前面的人越来越少,我就从一开始的睡眼惺忪转变到惴惴不安,担心由于口语不好影响沟通,甚至害怕被拒绝入境。幸好在我假装淡定的笑容快要皲裂的时候,海关的工作人员结束了严肃的盘问,并且在我的护照上盖章放行。

   拖着两个28寸的超大行李箱走出机场,在机场外我见到来接机的KCC工作人员——热情洋溢的Kacily,也是我在纽约的第一个朋友。

去往酒店的路上,我一边跟Kacily聊天,一边欣赏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

    纽约的早晨,阳光清透,空气中散发着冷冽,这里的一切于我都是新鲜的,一如我从零开始的人生规划。

    前段时间跟朋友聊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他这样定义我:特朗普赌的是国运,而你赌的是命运。我不否认,我放弃原本习以为常的舒适圈,背井离乡来到美国求学,本就是抱着赌一把的心理出发的。

    所以,我的确是一名赌徒,以自己人生为赌注的赌徒。人生短短数十载,别让生活耗尽了向往,只要诗和远方还在,人间值得放手一搏。